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学生工作  >  《启贤》采撷

学生工作

《启贤》采撷

《启贤》有约:从科学到哲学

人文学院 王良滨副教授

发布日期:2015年04月14日

    如果从西方的自然科学包括西医发展的角度来说,但凡成家者,几乎都在晚年的时候转向对哲学的研究,西方是这样,中国也是这样, 你把理论的东西, 即自然科学或者医学中的一些东西进行真正的思考,肯定会转向对哲学的思考。

    中医和西医之间的问题,实际上涉及到两种文化之间的关系问题,到底是 “西体中用” 还是 “中体西用”,是完全西化还是完全复古,这在近代历史上长期争论过。其中有两个观点可以忽略,即完全西化和完全复古,摆在面前的就剩下 “西体中用”还是“中体西用”这两个问题。首先要明白,什么是 “西”,其次,什么是“中”。首先,作为普通百姓和普通科学技术工作者,对什么是西方科学,在哲学的层面上可能理解的并不准确,其中就包括强烈质疑中医的方舟子。 第二,对现代传统文化如何解读。解读方式是以中读中,还是以西读中,还是以伪中来读中?因为我们在读我们传统文化的时候,最大障碍就是环境变了,工具变了,学习传统文化的时候文言文已经变成了白话文。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应该怎么去读,用什么方式去读。以老外的方式来解读中国传统文化,采用的是西方的标准,在西方的学术界是广泛认可的, 但是我们能不能以我们的方式去读我们的东西呢?

    实际上咱们现在的中医教育和传统的中医模式是不一样的,传统的是师带徒,现在的大学教育是批量生产,所谓的批量生产就是我把这个知识告诉你,告诉你以后你就去学,学完了你就去运用,西医恰恰是这样,你拿这个指标在临床就可以去使用了。但中医临床和西医的临床有很大一个区别,需要去体验,中医的思维方式和西医的思维方式之间肯定是不一样的。我们现在很尴尬,因为我们是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结合物。这个可能是现代中医发展中遇到的一个实际状况。 现在的中医发展需要做的首先是回归经典。老祖宗究竟是怎么说的,怎么做的,接下来才考虑如何发展的问题。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说, 在近代西方的科学与哲学的关系中,先是科学实践的发展在前,接下来是哲学的发展,导致从现代到后现代的转变。我刚刚看到有一个同学的主题涉及到《易经》与交泰丸,他的解读方式是看交泰丸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注解了《易经》,那么能不能换一种思路,从实践的、医学的角度,能不能对《易经》进行质疑,进而促进我们对传统的解读,这可不可以作为一种新的方式呢,当然还要打个问号,这是我的感想。不管怎么说,中医现代化的思路可能有两个方向,一个是进一步用现代西医来对中医做脚注,另一个,就是从哲学的方向来寻求发展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摘自研究生通讯社《启贤》杂志第12期